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仙女本是吉祥物 > 壬午日柱女命是九败 - 人妇欲情教师陆美蓉目录
    大厅正前。

    但见高大宽阔空间,大设一方圆石台。

    硕大白山,居于正央。竟有一道汹涌暴躁冲飞丈高的莲朵喷泉,珠飞水溅,夺人眼球,极为罕见!

    此是,什么古怪意味?

    在庄重逢迎待客的大厅,竟竖一道喷泉?

    是想让人‘如沐春雨’,还是要把来访者淋一个‘落汤鸡’?

    近前,发现不是。

    喷水虽势狂暴,但有局限,一丈层高水槽,沿边拱起四座圆盘。当内盛满水,便分流而下,片片水帘若透明丝绸滑动,减少冲击。

    临地双侧,置一精致小巧的花菊造型小池,形成回路,疏散流泉。唯见清澈活泼的水,顺一条贴紧门栏的屏障延伸,通畅无阻,汩汩地流向外面排泄水道去。

    本身来说,这是一石堎上作业被挖坏,很突兀又不和谐的泉眼,大大的破坏了这厅堂严谨的观摩布局。

    但经此妙在人为的一尊蛋糕水台起立,确又有如立竿见影,化腐朽为神奇,成为极难一见的幻彩之域。

    不得不敬服,此城主人思想特立。其风格耐人寻味,含包沉浸自然的一种豪爽大气。

    阳光落照,光影投射。给此增一分清爽安逸和不拘一格的静怡氛围。亦真亦幻,煞是新奇!

    无数人注目下,石长老慢慢走近。

    所有人目光都聚焦在这一老一少身上,关切后续和罗织人到此的真实目的。

    忧伤不散。

    艾雨执礼,问安。“石长老,您好。”

    对方回应。“小仙子,身体可无恙否?”

    紧张。“好多了,”

    凝视。“这老夫就放心了。”

    忧伤。“您,为何在这里?”

    石长老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微笑。“对老夫来说,目前最重要的事,‘就是等你’。”

    脸红。“等我?”

    打断。“观这栋房子,感受如何?”

    想想。“很气派,幽静,安逸,呆在这儿,像是能平心静气,”

    叹服。“此建筑诞生,确是耗费了一番思考和心血,”

    凝重。“请问,您知这城堡主人家是谁吗,何时,回来?

    我想拿走自己一些书,若是没丢掉的话。

    不行,也没关系。我,这便离去,”

    劝阻。“已经来了。”

    老人径直足往高阶,凝视艾雨。目光中,如有关心,似有鼓励,然更多的是那注满淡然的情绪里伴随一种若隐若现的深深忧郁。

    扭头吩咐。“把那东西取来,”

    一助手,迅速而慎重的捧来一沉甸甸的锦盒。

    启开,霞光五色,瑰丽夺目!

    红底绒布上,摆放一顶巧丝细织奢贵精致的头冠,煞是莹亮,璀璨非凡!

    石长老亲自托起,解释。“此物,名白凤浔雨冠。亦几十年前,聘请我国数位高级珠宝大匠,历时三载,精制而成。

    内外,俱以合浦粉縠修模。附以白玉,景兰,水玉,灵石等昂贵材料掐嵌。上饰苍云,翊以珠凤。

    翅翼,颈首,皆衔珠滴,巧夺天工。

    前後宝珠,一百零八颗。叠银花,心蕊,小叶,穰番双鬓。

    初意,为陪浔雨大人仙体陪葬,但后来,浔影老大提议保留下来。

    并且,以此冠为名头,开创出十载一界异彩纷呈的浔雨接班人大赛。祈盼魁首,待继承浔雨仙灵的有缘之人。

    现在,它是属于你的,”

    无数人瞪大双眼,如痴如醉,俱停滞鉴赏这一玲珑剔透的宝贵头冠,连连赞叹!

    此物不仅外在静雅美观,更主要的是那后接缝巧妙细细绘出四个篆体小字,‘浔雨仙子’,体现它的不菲,和难以估量的价值!

    朱小心,已忍不住大叫。“好亮,好美,好闪光!

    雨儿,这回你可发达了,就看这镶的大颗大颗珠子,简直无价之宝!

    还不快快,叩谢圣恩!

    石长老,雨儿不懂事,人家替她谢谢您,以及感激众位大人的恩赏厚待,她一定不辱使命,让浔雨之名更加辉煌,”

    艾雨,绯红的脸。“我,不是,我不懂,我不能要,”

    石长老,打断话语。“艾雨小姐,莫要紧张。

    老夫论年纪,足当你的长辈,厚颜一点,也唤你一声‘雨儿’吧!

    人活着,总会遇不快不想不愿和不如意的事,真真假假,是是非非,比比如是。但你只要转过头,就会发现,一切缘由不外乎陈平若水,过眼烟云。

    放下挂碍,心得自在,”

    泣如珠雨。“我,记住的,”

    石长老用力一拍巴掌,唤场内外众人道。“众位相亲,众位朋友,老夫今同大家共聚于此,深感荣幸之至。

    请大家对艾雨小姐多多支持,一同完成这个‘浔雨仙子’的接任仪式。”

    此意一出,呼声高起。人均自发簇拥艾雨外围,待石长老致辞。

    认同。“石长老一番话,发人深省,妙用无穷!”

    安慰。“小仙女,不要哭!”

    紧盯。“小仙子,别担心!”

    贪婪。“就是,大赛时候那么风流迷人,拿出你那争相斗艳,甜蜜惑人的风姿,要娶你的都排长队!”

    夸奖。“我家孩子,要是有这小仙子一半出色就好了!”

    嬉笑。“我保证,小仙女一定越来越耀眼!”

    陶醉。“是,世界越来越浮躁,唯有小仙子不同。我看到她的刹那,就如感受到这世间最后的一点沉静至美,寒雪冰凝,真愿永远长醉在那深远悠长的宁寂仙域,不再复回,”

    亮眼。“好,好词,”

    拥护。“还有粉嫩甘甜,清纯可人,”

    攀话。“楚楚凄美,芳香怡人。”

    哈哈哈哈,一应俱是友好热情的长辈,对艾雨表示肯定,笑容中带着鼓励和兴奋。

    不过,还有咒骂的声音夹杂其中。

    心酸,女人的声音。“说的都是,但前提是别遇到色迷迷的下流男人!”

    厌恶,另外女人附和。“还要千万小心,且不可让不三不四不靠谱儿的臭男人亲近!”

    嘲讽。“没错,没错,不然,什么样的仙女之姿也会遭到糟粕和亵渎!”

    憎恨,男人的声音。“女孩,美妙伊人,自有优秀男儿追逐,乃为常理!”

    愤慨,另有男人据理力争。“女人,不管何时何月,总归要依附男人,千古不变!”

    摆手。“也要看,有没那资格!”

    不屑。“软脚虾的货色,跟着简直跌入地狱!”

    比较稳重的官长,揽着胡须,端详艾雨,这一片刻载入史册的过程。

    欢喜。“咱们淋雨村啊,这回可谓因艾雨这个小仙子,而一鸣惊人,高兴!”

    感叹。“瞧瞧这城堡,可真是大手笔!”

    钦佩。“那感情,这可是浔影大人亲自督造,多威风,多荣耀,”

    幻想。“南山有鸾凤,梧桐慢舒羽,清啼惊云霄,人间独秀丽,”

    人群,也由衷的开始聚拢。

    寂静无声,盯着这特异温馨的场面。

    鞠躬数回。

    石长老双手捧起这一象征光明未来的头饰,面向南方,如在眺望远方无边无际的蔚蓝深海,也像在追忆浔雨生前惨烈的战事。

    朗声宣布。“既定的浔雨将军继承加冕仪式,现在开始。有请万众选出的‘浔雨仙子’接替之人,艾雨小姐,虔诚恭敬的接受仪式头冠!

    登台。

    行礼。

    躬身。

    告慰,天地。

    再拜,浔雨大人君恩。

    后敬,四方民情之意。

    礼成。”

    按照简约不能在简约的步骤,在众人五色缤纷的各种表情中,忧心忡忡,艾雨终将这盏璀璨华冠戴在头上。

    掌声雷动之中,宣誓给这场浔雨大赛的结尾敲想宏钟!

    风停水息,若止在这一时刻。

    石长老,像是这栋船的大管家,头前行走,边不停介绍。看此状,他要对自己说的消息定不寻常。

    一房室,有茶香。

    摆放许许多多样式古旧泥塑,石雕,家具。沉厚雅致之态,隐现大家气派。

    墙面,挂着精美壁毯,色泽黯淡,各类艺术品和收藏,琳琅满目,偶有残缺。难测价值,更难知它们曾经有过何等闪光的岁月。

    壁炉旺火,照射上方,一副肖像图露出抖动模糊老旧的文字,引人注视。

    石长老招呼二人落座,倒上香茗,便就那么闲情逸致的开始品饮,怡哉悠然。

    虽选面窗的木塌,有不错彩光。但还是感受到此舍刚搭建的弊病,不适,不爽和无法避免的冰冷和潮湿。

    诵道。“人于天地间,不羡慕神仙!

    无有欲,无求缘。粗茶淡饭,笑语畅谈。

    处江湖之远,而安之其民,居堂庙之深,而忧心其君,轻松治政,隐逸无寻。

    行白衣,驰四海,便看日红月缺,青苍秀丽,蔚蓝处处,影影披荆斩浪之长天!

    逍遥而往,耽乐于山水之间。一日千多百里,何幸有哉!”

    艾雨认真道。“只是有些,孤单,”

    朱小心,兴奋贴近。“没关系,有人家陪你,保证你不愁寂寞,幸福无边,”

    石长老,苦笑。“此乃老大系心的梦想!

    此眼见所有,均经他亲自精心推敲,并联合多家大匠,才塑造出了这栋蓝图夸张的城堡!外观和当年所遇的‘神垒巨舰’,如出一辙。以吨重大石建造,加上反复叠层而成。虽是死物不能移动,但是坚硬稳固,巍峨万千。

    它就像阐述着曾经无数情思百折的珍贵记忆,和他犯下严重错误的痛忧和忏悔!

    当然,这样的建筑,才是足以配得上‘浔雨仙子’的居所,天下独有,别具一格!”

    审视。“那这些家具,摆设,艺术品,都是浔影镇长的吗?”

    摇头。“非也,多为浔雨大将军家中遗物。

    曾经那一场冤案,早倾尽她的家产,只剩下些最不值钱的物件,勉强保存了下来。

    古旧,无光,暗沉,朽烂,已闲置埋没很多年了,我们一直都收着。

    想来,直到此时,才算给它们找到应该归宿的地方,总有一日,终会浮现曾经原始的那份美感。”

    艾雨越看,越觉惊心!

    大多书画极为写实,俱是驰骋大海的英伟雄壮和寄托无限悲痛的冰冷深思。

    汗颜。

    浔影镇长,真不愧是‘海军将领’出身,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是连睡觉做梦都还想着要出航迎战吗?

    刚刚石长老好像说,为谁所造?

    艾雨,恍然。“这船,是说,”

    微笑。“你不要怀疑,没错。这正是浔影老大特意造就,送给‘浔雨仙子’的一份独一无二的纪念礼物!”

    倒退。“这,怎么,不是真的,我,”

    送?

    纪念?

    当作礼物?

    这么大一栋壮观,宏伟,威武,惊人的城堡,无端端这么轻易的被当礼物送给了艾雨?

    抬首,如似望见一颗天外而来的巨大陨石,莫名其妙,偏偏那么巧合砸在脑袋!

    一定还在梦里!

    一定还在梦里!

    一定还在梦里!
  

  

http://www.post-edu.net/132_132848/381815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post-edu.net
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post-edu.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