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归来梅兰契阔 > 12岁女孩的内衣内裤图 - 适合人日的母犬品种
    “有时间?”他问。

    “没有!”他替她答。

    穆凡涤被秦曌圈在怀里去了隔壁的酒楼,身后的人望着他俩的背影进了她的茶馆儿,点了一壶茶水…

    有些东西一旦错过,这辈子,不对,两辈子都不可能再得到了!

    这里没有战王府的梅花酿,可一壶茶也染上了醉意,心里那个窟窿越来越大了!

    待穆凡涤吃好回来的时候,门前的士兵都不见了,一进门便看见了半盏凉透的茶水旁放着一枚竹笛,“原来他是来还这个的…”

    街对面的巷道里,一人看完最后一眼回首靠墙而站,“本王走了。”

    国不可一日无君,虽是代理皇帝那也是天逸的无冕之王,肩上责任重大,余生就让他护这江山吧!

    看了眼手里的蚕丝飞针,那个阴阳不分之人最终弃了手中的武器落荒而逃,虽中了他一剑可如此穷凶极恶之人势必卷土重来。

    而这真正的夏威被解救出来时已经落了个半截瘫痪,再也站立不起来只得领了个因公致残的朝廷抚恤的俸禄,坐上了轮椅和他重生前一样。

    秦照并未免他的官职,而其自行辞官。这景南郡郡尉之位便落在了侦破案件,救驾有功的句小头上。

    此时,满城百姓皆哗然,一个误入歧途的痞里痞气之人如何当得父母官?

    可三日后,令人咂舌的一幕显现菜市口,那昔日城守被人五花大绑上了斩首台。

    台下一年迈老人哭诉斥责着,“兄弟如手足怎相残?”

    原来,这是新上任郡尉的父亲,也是待斩首之人的父亲,这颓败样儿一时间竟没认出来!

    眼看午时三刻将到,一官差上前宣读了累累罪状,百姓们听得曾经的朱清官原来是被此人作伪证陷害,今日终得沉冤昭雪。

    逝者已去,纷纷痛恨,拿起手中的东西,胡乱一通,砸向台上。

    此时,一个气上不来郡尉的爹就晕了过去,一直盼着小儿子改邪归正,如今才发现他比任何人都正,当真是铁面无私辨忠奸!一点私欲都没有,一点情面都不留!

    一转眼,过了五月五,到了六月六,穆凡涤自行从瓷瓶里倒出来一小粒药丸,这个东西并不会治她的痛经,只是屏蔽了这个痛觉罢了,昨晚来时一样痛得要死。

    这是第三粒了,放入口中后把剩下的一并倒在手心扒拉着数了一遍,一共十二粒…

    “怎么了?”秦曌一进门就看见若有所思的人,放下手里的吃食腻了上去。

    看见手心里的东西,问道:“有没有见好?”昨夜劝她吃,偏要试一试痛得程度是否减轻。

    “嗯,没有以前那么痛了,吃完这些就好了。”一边说着一边将东西装了回去。

    二人食着早饭,时光静好,岁月无声,这越是平淡幸福的日子越是留不住,一眨眼迎来了七月七。

    南方与北方不甚相同,相传这一日是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称作七夕节,也作乞巧节。

    想到这里不禁想起巧儿,京城一事连道个别都不曾,为了寻她手心里的这个人。

    如今秦曌一日比一日有魅力,除了照顾她饮食起居就是练武,不知从哪里搞来的一本武功秘籍。

    “近一点看。”一把将人拉至身前,周围火树银花不夜天,映照二人,仿若璧月。

    “看好了,我们去取孔明灯吧,我想许个愿。”右手牵左手,十指相扣,一起漫步街头。

    来到了城外的河道旁,上面新架起一座桥正是郡尉大人命人修建,以利交通以及过河开荒,增加粮收。

    这不正赶了巧成了鹊桥,只见桥下一艘花船上面放着一盏巨大的天灯。

    那撑船的人收了桨,停在水中央,“这有字谜一副,猜对了就是这巨天灯的得主。”

    人们不禁凑个热闹,尤其现在读书之人繁多,若是有幸得了这最大的天灯送给心仪的姑娘,那何乐而不为?

    只见那谜面上题写着:

    身披蓑衣戴斗笠

    天不下雨雨自淋

    青天白日日青天

    日月同在一贯三

    “我们买这一个吧?”穆凡涤选了个不大不小的询问着秦曌。

    “我们要那一个!”首屈一指,势在必得地说道。

    她无所谓,从来不争不抢也不在乎大小,可一回首那卖灯的小贩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再一看,全都奔那个河边而去,桥上已经挤满了男男女女。

    待他们不紧不慢来到河边之时,已经有很多人绞尽脑汁地在想,可离着放天灯许愿的时间越来越近,眼看就要错失了…

    “这是猜什么呀?”一人喊道。

    “兄台莫非眼拙,右下角,打二字。”揶揄道,摇了摇头他想不到。

    又朝船上的人一声喊:“斗笠蓑衣穿在身,天还没下雨怎么会自淋?这是捂着了,我猜第一个字是:汗!”

    却见无人应,这时又有人说道:“青天白日日青天,这是说的大老爷?”

    “哈哈哈!”一阵哄笑。

    “日月同在一贯三,这是琞!”说完便自否了,这‘汗琞’是什么意思?

    眼看时辰快到了,不禁败兴起来。这时,一个自带沉稳之力的嗓音穿透嘈杂的人群,“这谜底是:雨晴!”

    只听得铜锣一声响,这是对了!

    “公子请移步桥上!”

    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让出了一条路,注视着二人缓缓登上拱桥最高点,女子美目顾含羞,男子一手接过徐徐上升的明亮天灯,这时有人呈上了一杆比普通书写要大的毛笔才与这巨天灯相配。

    “许愿吧。”

    桥上桥下皆是眼睛,她现在极为的不好意思了,哪还许得了情情爱爱之愿。

    “古人题诗,你写。”

    是呀,她若写个什么今生今世只爱你,不被人笑掉大牙?

    “好。”秦曌应了,绕其身后将笔杆放在她的手中,环上腰身,一跃而起,挥毫泼墨,一气浑成。

    “一花一木一世界,一生一世一双人。”

    笔走游龙之字惊呆了围观者,叫好之余复想起自己的还没写,连忙起笔不能误了接下来的事情。
  

  

http://www.post-edu.net/126_126704/376251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post-edu.net
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post-edu.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