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乱唐诡医 > 我们班男生都想强了我 - 晚上咳嗽不止无法睡觉
    顾醒闻言勃然大怒,一下子掀开被褥跳了起来,朗声叫道:“催催催,催命啊!”说完三下五除二穿好衣衫,整理行装跳下床榻,双手叉腰站在老黄头面前,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样。

    老黄头却是不以为然的朝着顾醒床榻望了望,若无其事地说道:“拿上那柄枪,以防不测。”

    顾醒身躯一震,一副戏子上头的醉态,用戏腔唱道;“老黄头,你怎地知道,小子我已恢复了些许,莫非刚才趴伏在窗外那人,便是你?”似乎为了印证,翻身跃回床榻抓取那柄“银蛟”,双手一扭缩成短小四五寸长,在手中把玩。

    老黄头似乎并没有继续先撤的心思,朝着两人招了招手,便快步向前冲去。

    陈浮生回望了顾醒一眼,眼神中闪过一丝喜悦,并未停留,也跟了上去。顾醒无奈一耸肩,学着那梨园之中的生角反手耍了个花枪,这才紧追出去。倒不是他刻意如此,只是为了活动活动筋骨,下意识地动作。

    可这一系列反常,在老黄头和陈浮生看来,却是大大出奇。两人走在前,顾醒跟在后,却是无一人出言。这处别院依山傍水,但走出别院所见的回廊,却是建在了悬崖边上,伴随这瀑布倾下而下,撞在回廊顶端不断冲刷,若是游山玩水时瞧来,倒也有几分情趣。

    只是此时三人行走在期间,却是分外湿滑,不知这处建造之人到底意欲何为。老黄头走的极为小心,上下打量左右跳跃,震的回廊咯吱作响。陈浮生身体靠着内测,不时出声提醒,老黄头却是充耳不闻,只顾着往前狂奔。

    倒是顾醒经历内劲的失而复得,还有些兴奋,对老黄头的肆意妄为也并没有太上心,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享受着此时体内气息的充盈。

    突然,前方老黄头步伐戛然而止,回廊也停止也抖动,只听见耳畔流水声声迭起。老黄头抬手示意两人止步,蹑手蹑脚往前走去,慢慢蹲下身伸手向前试探。眼前竟完全被瀑布水流遮蔽,只见高山流水,不见一处回廊。

    老黄头没有停留太久,只是慢慢往前踱步,似乎那处瀑布之后,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危险。但老黄头用手分开瀑布,竟是一滴不透的时候,陈浮生才漠然松了口气,也跟着走了进去。

    直到顾醒来到瀑布出,仔细打量几番也不敢贸然入内,却被一只出瀑布中伸出的手给扯了进去。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三人钻入瀑布之后,此处竟是别有洞天。在回廊之后有一处空洞,空洞曲径通幽,岔道纵横,不知通往何方。老黄头站在最前抬手不断摩挲着下巴上长短不一的胡渣子,陷入沉思。

    陈浮生此时还拉着顾醒的手,仍未松开。而顾醒已然适应了体内充盈的内劲,可总觉着哪里有些不对劲。但这种错觉在当下瞬间被抛诸脑后,毕竟不过十六七岁的孩童,哪里懂得失而复得必须付出巨大代价的道理。

    老黄头良久后终于转身,一跺脚往前一指,便俯身悄悄走了过去。陈浮生拖拽着顾醒,两人一前一后的跟了上去。这处岔道蜿蜒向前不知通向何处,老黄头却似轻车熟路一般,不断向前走着,一点都没有担心走错的意思。当他来到一处看似寻常的岩壁前,抬手覆于上轻轻一按,只听见轰隆声响,岩壁轰然后退数尺,眼前本是寂静无声的岔道上开始又水流从上倾泻而下。

    老黄头抽出烟杆,在岩壁上有节奏的反复敲了三下,脚下已被水漫过的岔道上突然凸起一块块反衬着光的石台,一阶阶往前延伸。

    没有多余的言语,老黄头率先跳上石台,向前走去。顾醒和陈浮生互望一眼,皆从彼此眼中看出了一抹警惕。他们随老黄头来到此处,还不知将去往何方。只道是老黄头不会加害两人,但若是别人怀了这等心思,又当如何?

    老黄头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水幕之后,顾醒和陈浮生也不敢再有耽搁,快步跟了上。怎料踩上石台,竟有一种踩在泥土上的柔软,似乎随时都会陷下去。

    此时老黄头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悠远而急促,“你们两个小兔崽子,还不搞快点,不怕掉下去啊。”

    虽说又嗔怪,但让顾醒和陈浮生更加好奇,只得加快脚下的速度,快步向着前方奔去。当他们跳过最后一块石台,身后的水幕已遮蔽了来路,却被不知何物挡住,竟只是慢慢升腾起来,却未曾蔓延而来。

    老黄头此时正坐在一处洞口,居高临下地往下望去,手上拿着许久未曾抽出的旱烟杆子,一口一口地吐着烟圈。陈浮生终于按奈不住,想要上前问个清楚,却被老黄头抬手打断,“这旱烟杆子,可不常见。就算想知道,老夫也不会讲的。”

    陈浮生却是眯眼一笑,“不想知道,只是好奇,为何带我等来此处?”顾醒随即连声附和,似乎也是格外好奇。

    老黄头抽完最后一口旱烟,将烟杆在岩壁上敲了敲,回头望向两人,一副意味深长的模样,“今夜,便带尔等开开眼!”说着便将烟杆茶绘腰间,在那处洞口站了起来,抬手抓住头顶垂着的两个支架,左右摇晃了下,便一跃而去。

    顾醒和陈浮生还没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便瞧见老黄头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弧线,身影几经摇晃后,消失在远山暗处。陈浮生望向顾醒,顿时明白老黄头的用意,便让顾醒先行站上去。

    顾醒不明所以,站上洞口,迎着已有些微凉的晚风,打了个激灵。试探着往上一抓,便如老黄头一般抓到了两个支架,但脚下却一直不敢往前一步。

    就再顾醒犹豫之际,陈浮生从其后出手一推,将顾醒给推了出去,顾醒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子弄的有些懵,只能死命抓着支架,像一只断翅的蝴蝶,在夜风中摇曳。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被人抱住大腿,往下一拽,瞬间脱手掉了下去。落在一处草垛上。这才稳住心神,抬头便瞧见老黄头那张让人生厌的老脸,就是一巴掌拍了过去。却被老黄头一把抓住,还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怎地,刚才那一趟子没过瘾?还想再来一次?”

    顾醒恍然间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禁失声道:“莫非这里的种种机关,也与林诺华有关?”

    老黄头撇过脸去,置若罔闻。却是紧紧盯着陈浮生来处,似乎有些不放心。随着老黄头的目光望去,陈浮生的身影在空中优雅而来,宛如仙人下凡,与刚才顾醒有着云泥之别。

    老黄头轻笑着望向顾醒,“看看人家陈浮生,再瞧瞧你那熊样,老夫怎么就把你小子给看上了?真是瞎了眼。”

    顾醒揉了揉摔的有些生疼的屁股,站起身掸落灰尘,顺口道:“是是是,您老瞎了狗眼,才看上我这么个不成器的东西。”老黄头闻言一时语塞,却被陈浮生化解两人的斗嘴,“黄老前辈英明盖世,想来也不会跟你我一般见识,是吧?”

    老黄头正愁不知如何回答,便借坡下驴,“还是浮生懂事,你们二人可知,老夫带你们来此,所谓何事?”

    顾醒和陈浮生俱是摇头不知,似乎老黄头此次夜奔,有着更为神秘的目的。此处远离住处,还有这么多弯弯绕绕的曲折,想来绝不是出来溜达这么简单,但若是探寻谷中隐秘,也有些说不过去。

    看着两人一副傻愣愣的模样,老黄头凑上前神秘兮兮地说道:“你们两个雏儿,今夜老夫带你们开开荤。”眼神中带着无法掩饰的兴奋,与之前平日间玩世不恭,不近女色的模样,判若两人。

    顾醒和陈浮生几乎是下意识地摆手笑道:“不了,不了,无福消受,无福消受。”

    老黄头却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们一个两个都这般胆小怕事,将来又怎么成就大业。再者说,带你们来此,并非只是单纯的亲近女色,而是要锤炼你们二人的心性,若是能走出这一关,便再无后顾之忧。”

    陈浮生一脸愁容,“前辈说的莫非是,江湖传闻中的那处?”

    老黄头闻言不问得意地笑道:“自然是,这淬鸦谷中千般好处,尔等不过才见识十之其一,这处人人向往的香艳之地,你们二人竟是畏之如虎豹,实在让老夫大开眼界。”

    顾醒依旧一副憨憨模样,不知何意。却听陈浮生无奈说道:“传闻这淬鸦谷虽号天下医者皆有之,却是一处秘而不宣的境地。只有医者出,却无人知晓在何处。就像之前我等来此,还是有人领着才能找到,若非如此,早已葬身鱼腹还不得知。”

    老黄头没等陈浮生说完,便接口催道:“此处药池之中,并无香艳,皆为幻象。只是来往之人所见虽各有不同,但皆是如此,久而久之,才以讹传讹成了如今的模样。只要你们二人坚定本心,想来也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说着便左右一抓,纵身一跃,跳上一处山脊,快步而上,如履平地。顾醒和陈浮生却如两只小鸡仔,在老黄头手中竟是毫无反抗的余地。

    当三人落地,却远远传来娇声荡语,还瞧见一个个白皙女子在药池中嬉戏,惹得老黄头连连皱眉。可既然话都说出去了,断然没有收回的道理,便望向两人沉声道:“去吧,带着老夫的希望……”

    顾醒和陈浮生还未答话,便被老黄头左右丢入药池之中……


  

  

http://www.post-edu.net/122_122999/376251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post-edu.net
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post-edu.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