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天门谣志 > 深夜等老公回家的说说 - 有什么办法可以不射精那么快
    自从那天催眠老鸨子后,队长和白九学长就在观月楼里面住下来了,整天窝在春晓的房间里,也不知道干些什么,施夷光数次借口进去到处乱瞅,却都被白九学长轰出来。

    施夷光愤愤不平,她一个行动总指挥,娇滴滴的大二小学妹,还不如一个萍水相逢的春晓来的亲切。这两个家伙太‘崇洋媚外’了。

    施夷光都有些怀疑,那个春晓是不是也是学院的哪个学姐假扮的,其实他们三才是真正的行动专员。

    两位学长不搭理自己,施夷光只能整天窝在房间里,实在闲的无聊就去找青衣玩,酸言酸语的怼春晓那个小娘皮,而青衣则压根懒得搭理施夷光这个柠檬精,一边应付的点头,一边吃施夷光带过来的点心。

    日子过得很快,眨眼便小半个月过去了,春晓之后的第二位头牌被推出来,是个夏语的女孩,年纪同样不大,不过十八九岁,模样生的娇小可爱。

    人家也是有才有艺的,熟读棋谱三百篇,棋艺很高,在观月楼摆下擂台立赌约,但凡能赢她两子半的,便可成为夏语的入幕宾客。

    施夷光除了四路顶,走茅厕,斗兽棋这类低级游戏不算臭棋篓子,其他类似于象棋,围棋这类,施夷光的认知还局限在:“阿尔法狗天下无敌,江流儿无敌”。

    也不知道这让两子半到底是什么差距,风流才子们轮流上阵,却一个接一个败下阵来,那棋盘摆了十来天,却还没有寻到一个‘知音人’。

    这些都和施夷光没关系,十二个头牌呢,要轮到她少说还需要半年的功夫,而就算轮到了她,学院那群老东西也不至于真的让她流落风尘吧。

    施夷光穿上男装,贴着八字胡,坐在台阶上兴致勃勃看热闹,不知觉的旁边多个了少年。

    “哈哈,又见了,兄台!”狄凡笑嘻嘻的道。

    “是你?”施夷光认识这个家伙,怀国公府的二公子,和他家老子怀国公是长安远近闻名的纨绔二人组。

    上次春晓借琴声找男人,施夷光和他聊过一会天,算是半个熟人。

    虽然对方模样还过得去,可岁数太小,施夷光对他不感兴趣,心不在焉的和他敷衍,有一搭没一搭的回话,回了什么自己都不清楚。

    而这小国公就是装傻充愣,假装看不出来施夷光的不耐烦,左扯一段,右扯一段,硬生生的套近乎,结果看施夷光对诗词歌赋,风花雪月都兴趣平平,居然话锋一转,开始小声的和施夷光说些‘神话’。

    “你知道吗,传说我们大唐其实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狄凡略带神秘的说。

    施夷光怔了下,突然来了些兴趣,往三楼望了望,再看看狄凡尊贵的衣袍,心念一转下就觉得这狄凡是吃官家饭的,说不定知道些什么呢!

    万一套出来些有用的消息,不久有借口去队长房里却汇报啦?

    “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施夷光心里嘀咕,随即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明知故问道:“什么?为什么!”

    “传说我们大唐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由当年的周太祖武皇帝以盖世帝威打破了世界屏障,降临在这南天大陆的!”狄凡小声的嘀咕,接着又提醒道:“我跟你说,我这是私下和你说的,你可千万别和旁人说,议论周太祖武皇帝是大忌。”

    施夷光眼里隐隐有光,她自然是知道的,这异世界的大唐乃是武周跨界而来,它的前身就是九州的大唐天朝。原以为这边的教化和九州一样,早已经无形的淡化了阴阳两界的存在,使九州人不知道阴界人,阴界人不知道九州。结果没想到,这边还有隐约的传说。

    “然后呢!”施夷光追问。

    “武皇帝在稷下学宫的贤者帮助下,建造了神之都城,飞天成仙,永垂不朽了!”小国公贴在施夷光耳边,小声的嘀咕:“你知道稷下学宫吗,知道三贤者吗,就是那个培养了很多很厉害人物的古学院。你应该不知道,这个学院在三百年前就被灭掉了。”

    施夷光闻言顿时瞪圆了眼,之前联系上方舟,她已经从校董会口中得知方舟过来阴界这么些天一直在尝试联系稷下学宫,可是一直没有动静。

    原以为是学宫大本营离大唐距离太远,联系不到自然是正常,可万万没想到,这小国公居然说稷下学宫被灭掉了。

    搞什么呦,那群校董会糟老头子,还说稷下学宫是南瞻部洲第一学院,培育了一代代无比杰出的校友呢,说什么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一道烽火烟,十八路诸侯来勤王呢。

    武道,魔道,机关道的三位贤者呢,稷下F4呢,不说稷下出来的血王两位数以上吗,现在咋就被灭了。

    施夷光注意力被完全吸引,她有预感,好像真的要听到什么重要的信息了。

    “你说的是啥,仔细给我说说。”施夷光赶紧追问。

    “稷下学宫啊,一个教书育人的书院。”小国公狄凡

    “怎么就被灭了,一个书院而已,又不是国家,人家灭他们干啥!”

    施夷光一改之前的不耐烦,取而代之是满脸的求知欲,让狄凡感觉非常好,同样兴致勃勃的开始科普。

    “据说啊,三百多年前,神仙妖魔鬼怪发生了一场旷古绝今大动乱,这场动乱之后,天地桥被砍断,诸仙陨落,万妖寂灭,魔王归墟。稷下学宫就是在那个时候毁掉的,当代的学子被屠杀殆尽,听说稷下的三贤者之一的墨瞿便是那时候被绝世妖王的十八枚镇魂钉钉死在了铁峰山。”

    “墨瞿,死啦?”施夷光一个劲咽吐沫。

    她自然知道这个人,机关的墨瞿,武道的孔丘,魔道的道庄这三位是稷下的创始人,名垂千古的三位贤者,他们的学问流派影响了九州几千年的历史。

    这样盖世不灭的千古血王居然被钉死了,而且不说是血王都是与日月同寿,不死不灭的吗。

    “到底发生了什么?”施夷光瞪着眼问。

    “我咋知道,反正就是听说一些神话传说呢,神神鬼鬼,妖魔鬼怪大混战,结果打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世间再无长生者,他们都寂灭了。”

    “世界上没有长生者啦?”施夷光啪嗒啪嗒眼睛。

    她意识到这可能是个非常重要的信息。

    在血裔界中,长生不死者是血王的代名词,世上没有长生者了,是不是说这个世界上的血王都差不多销声匿迹。这种命格升华过的超等生物不存在,剩下的可不就是普通血裔了吗,能用各种方法杀死的肉体凡胎。

    “就是这样呢!”狄凡点头,接着却又补充道:“哎哎哎,都是假的啦,神话传说啦。还有人传说武皇帝是天神降世,携着神都皇城举霞飞升了呢。”

    “什么,什么?什么飞升!”施夷光兴趣更浓,意识到这个狄凡可能知道一些关于神都的信息。

    “周太祖武皇帝啊,最后她不是退位了吗,人家都是因为她成仙了,自然就不屑于当那个人间帝王。最后还用莫大伟力,托着古老的长安城举霞飞升,消失不见了,去了仙境。”狄凡露出向往的神色:“真想去看看那仙界长得什么模样!”

    “你和我说说武皇帝呗。”

    施夷光对这个正史上唯一的女帝很感兴趣,她很想知道作为女性的天花板,这位女帝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武皇帝啊,那是个惊艳绝绝的神人。关于她的野闻传说有很多,正史也很多,你先听哪一个。”狄凡挑眉头问道。

    施夷光思忖了片刻,再对比一下自己知道的血裔史和正史区别,果断选了野闻传说。怎么说呢,按照血裔界从古至今始终努力淡化自己存在的尿性,正史肯定都是中规中矩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而相反,天马行空的神话史和野史,到更可能接近于真正的血裔史。

    “这个传说可就多了!”狄凡清清嗓子,故作神秘的道:“你知道异人必有异象吗!”

    “你快说,别卖关子啦!”施夷光催促。

    狄凡被掐了下,才赶紧继续。

    “传说啊,武皇帝是天上女君下凡,出生那天便万里金色庆云,千里花开,百里内莺歌燕舞,而靠近十里内则有七尾蝶,五彩雀等祥瑞伴着出世。”

    施夷光嘴巴喔成了圆形,这么厉害的吗。话说一个人出生带着异象就已经是千载难逢了,而她不但有异象,还是万里庆云这种级别。这什么概念?就是这个人一出生,整个九州大地上的人都知道了。站在宝岛上的人和站在西域的人一抬头,看见了相同的金色云朵。

    一个异象笼罩了整个神州大地,整个世界的中心都在迎接她的到来!

    货比货得丢,人比人得酸死,相比较来说,这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女吧,亘古都难出现第二个。

    “武皇帝身世太过高贵,以至于有许多许多贤者大能都争相要收录她为弟子,就比如传说中成为了不死圣人的孔丘,道庄,杨朱等等。”

    “孔丘,道庄?”施夷光再次惊异不定。

    这两位和墨瞿一样,可都是学宫的创始人,九州儒道两家的始祖级别任务。尤其是孔丘,这是个啥,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历代皇帝都得向他学习的文道之祖。

    唉,天之骄女就是不一样,这种级别的人跑来收徒弟,这要是同意了,岂不是横行天下。

    “后来怎么了?武皇帝当了谁的徒弟!”施夷光好奇的问,心里好一阵古怪。

    要是武皇帝被孔丘或者道庄中的一位收做了弟子,那岂不是说她施夷光和大名鼎鼎的武皇帝还是校友啦!见到了还能喊上一声学姐呢,想想都觉得兴奋呢。

    “这便是传奇之处!武皇帝拒绝了所有贤人大能,言称道不同,随即以梦游览太虚武成王殿,选了武圣为老师。”

    “武圣?”施夷光脑海里立刻浮现了那个枣红脸,美髯飘飘,扛着青龙偃月刀的二爷,很诧异。

    说话关二爷这身份的确是不低,很厉害的那种,可单单从历史地位方面来说,还是远远比不上道庄的,更不用说孔丘了。这女帝小姐姐是怎么想的,拜了关二当老师,学什么呢?学扛大刀砍人?

    有句话叫做,卿本佳人,奈何从贼,虽然有些不切景,可大概的意思差不太多。

    辣眼睛,施夷光有些接受不了。

    “武成王与文宣王一般,都是人道先圣,有他老人家的教导,武皇帝很快便锋芒毕露,一日万万里。”

    “一日万万里?骑马砍人的道路上一日万万里?”施夷光努了努嘴:“不是我贬低二爷,他老人家提着偃月刀上阵杀敌那是勇猛无敌好吧,我施夷光在后面给他吹冲锋号,可教学生,不敢恭维。”

    “术业有专攻可不是白说的。”施夷光又补了句。

    “原来你就是施夷光?”狄凡眼睛一亮。

    施夷光表情一下凝滞,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但也不慌,立刻装出茫然的模样:“你说啥,啥?”

    “你说你叫施夷光!”

    “我没说。”

    “你说了!”

    “我说我没说!”

    “你说了,我听见了。”

    “我说我没说!”施夷光对着狄凡脑袋瓜来了一拳,皱着小鼻子,提溜着对方衣领恶狠狠的问:“我说了吗?”

    狄凡捂着眼睛,委屈的嘟囔:“你没说,我听错了!”

    “乖,乖!”施夷光笑眯眯的摸了摸他脑袋:“来,给我继续说武皇帝的事情。”
  

  

http://www.post-edu.net/101_101159/376237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post-edu.net
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post-edu.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